鲤昱

那个旁观的眼神,并不是冷眼看着一切,而是带着理解与宽容的温柔

叫不上名的肥仔

听说肥仔结婚了  然后 失踪 了 在我们认识的这几小伙伴圈子里消失了

估计婚后的生活应该如他所愿,结婚生娃,过着跟别人一样又不一样的日子

当年还指望他能介绍个什么大工程呢,不过交谈甚浅,我大部分都是在猪小姐那听到的关于他的各种评价,可是在我接触的那个一月里,我却发现他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善解人意,大部分是处于社交需求,出于人情做事,在我面前他也确实坦白过他其实没有那么愿意对谁都好,他借着酒劲给我电话,电话里说着他老板的坏话,说着猪小姐的矫情,还有提及一些我不认识的名字,我知道那是一个男人在外的隐忍,尽管他开着宝马730换着Q7,一顿青菜淡饭非要吃出个五六百的环境,但是他真的没有表面看来那么神气。

那是8月份认识后的一周,他经常有空没空就给我电话,可是我很忙经常短信回复“在忙”而后也没回电,因为不熟

肥仔人没什么不好,经济条件不错,在外也是人脉算广,待人也是谦和,就算话蛮多的,如果他要说话,我就只有听的份

去年中秋佳节他赶着高铁,没买到票就逃过票直接上车再补票,来到我们这个小城市的时候,很明显看出他的尴尬,是啊,怎么可以比得上他住的地方呢?

在我切水果的时候他帮我拿了开水要自己动手泡茶,这点小细节倒还是母亲提及的,母亲也是因了这个细节对肥仔印象不错。

可是我只是简单地带他逛了这个小城的街头小吃,讲了一连串不熟的历史,恩,然后我说我很忙,然后他也很识趣的回他的深圳。回去的路上他问我长辈对他印象如何,有机会做家人吗?

不得不承认,那一刻是惊喜的,但是也就是那一瞬的事,我很明白从来没对他有过半点感觉,我只是对他的话很感激,我直接了断地告知“我没喜欢过你,如果有误会,请你原谅“

可能也是因为后来很多很多事情发生,我忙里忙外也是忘了,至今我还记不起来他的名字,那会在广州他请我们吃饭,记得刷卡账单签名的时候,我说了一句“你的字好看啊”

然后他说那会就觉得我挺好的,我明明看着他签字,却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,写的是什么。猪小姐说”肥仔去年底结婚了,我们都不知道,30岁了也是该结婚了。“祝福他找到他想要的 婚姻 。

那一句”有机会做家人吗“真的是很好的对话,他说很高兴有我这个朋友,但是其实前后认识才一个月,只是萍水相逢。

而我可能还没能那么早的谈及属于我的俗世幸福

有人问我有没有在可惜啊,我说我晕车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2)

© 鲤昱 | Powered by LOFTER